密封垫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密封垫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东北小事之同学讲的故事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4:59:39 阅读: 来源:密封垫厂家

这件事并不是我亲身经历的,而是听我高中同学讲给我的。所以这篇故事的第一人称是我的同学,并不是作者本人。而这篇故事也是他口述给我的,只是转述给大家。

我父亲是个包工头,前些年松花江的一个支流的上游,要修建一个大型水库。父亲便通过关系从承建的公司里分到了一部分工程。

当时我还在上小学,暑假期间便去父亲的工地玩儿,因为是修建水库,下边是一条大江,而两边都是大山,父亲怕我贪玩儿跑丢了,白天的时候便时时刻刻把我带在身边,晚上在简易房里辅导我写暑假作业。

本来父亲是跟工人们一起住在工棚里的,好点的工棚是类似于行军帐篷的造型,还有个直接用几根木棍支撑起来,上面普一些草帘,就当做睡觉的地方了。因为我来了,父亲便跟承建的大公司商量租了一间用来存放设备的简易房,比工棚的居住条件要好多了,至少非常干净。

虽然每天跟着父亲在工地四处走非常辛苦,但我还是感觉非常好玩儿。而且附近村子里的村民,也经常拿一些山货野味儿来工地,卖给干活的工人。因为父亲是包工头,而我是工地唯一的孩子,所以无论谁买了野味,都会给端来一碗,所以野鸡兔子之类的我也经常能吃到。

这天我跟着父亲在工地看着工人们在干活,这几天说是有洪峰要到我们这里,所以工人们都是加班加点,想抢在洪峰之前把这里加固。要不然等洪水到来了,没有加固的基础建设会被洪水冲毁。

我正在看着工人热火朝天的搅拌水泥,灌进一个个不知名的孔道里。就在这时候,突然我发现来了一个老头,赶着毛驴车。我便跟父亲商量想去看看,父亲也知道,肯定又是有附近发居民来卖山货或者野生动物了。所以也同意我过去看热闹,只是让我小心点,因为有些村民带来的是活物,所以父亲反复的嘱咐我要小心,只能看不许摸。

我来到老头旁边,这老头我也认识,总是挖一些山野菜来卖给工人。老头也认识我,便招呼我过去,给我看好东西。

这时候已经过来了五六个工人围观,我也不害怕,就走到驴车旁边查看。老头掀开盖在驴车上的麻袋片,下面赫然躺着一只狼。众人本来都围在驴车的旁边,可是看到狼之后,呼啦一下都往后退了几步,和驴车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老头坐在驴车上一个劲儿的嘲笑大家胆子小,告诉我们这只狼已经死了。说着他还不停的用手拍打着死狼。这只狼也是奇怪,别的村民也有拉着死狼来卖的,不过从来没有这么大的体型。我们之前看过的狼,都是灰不啦叽的,看着特别脏,可是这只狼却是通体雪白,没有一根杂毛,而且身上非常的干净,连爪子上都没有沾到泥土。

有些人便笑话这老头,说他把死狼打理的这么干净,是不是给这死狼洗了个澡,就为了卖个高价嘛。老头急了,死活不承认是自己给死狼洗澡了,说自己打死这只狼的时候,它就是这么干净的。

然后老头就开始吹嘘,他在挖野菜的时候是在哪里如何发现这只狼的,而且当时这只狼已经奄奄一息了。他又是如何神勇的打死了这只狼,又是多么多么不容易才把这么大的一只狼给拉下了山。

这下子老头可被人抓住了漏洞,有个人工人嘲笑他:“老头,你从山里把这狼拽出来,那这狼咋还这么干净呢?肯定沾一下子泥啊!”

老头无论怎么解释说这狼身子不沾泥水,工人们就是不信。不要说工人们,就连我都不信,天天在工地转一圈,我身上都是一层的泥土,父亲每天在我睡着后,都要给我洗衣服,更不要说是从大山里拖出来了,肯定脏的不成样子。

老头见大家都不相信他,便用手在泥路便的烂泥坑里捧出了一捧脏水,直接泼到了白狼的身上。可是接下来的画面,让我们都惊呆了,因为泼在白狼身上的泥水,并没有弄脏尸体。而是从尸体上滑落,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

老头开口就要一千块钱,这相当于当时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了,所以大家都是看热闹,想买的人多,却没人舍得。我便回头去找父亲,想让他把这只狼买下来吃了,因为在我眼中这狼肯定是成精了。就算吃掉不能跟唐僧肉一样长生不老,但肯定有好处,说不好我和父亲就能成神仙了。

当我拉着父亲回到驴车那里的时候,这只死狼已经被另一个包工头给买了下来。看到我拉着父亲过来,也猜到了我的心思,便大方的要分给我父亲一块,说自己也吃不了这么多的肉。可是父亲并没有要,硬是把哭闹的我拉回了简易房。

父亲见我不停的哭闹,就跟我解释,说那个大白狼都成精了,要是吃了它,肯定就遭报应了。因为年龄小,我便被父亲吓唬住了,也不敢再哭闹。就连那个包工头叔叔端着一碗狼肉给我送来,我都没要。因为母亲去世的早,我生怕父亲再遭报应离我而去。

说来也怪,就在当天晚上,本来晴朗的天空就突然刮起了大风还下起了暴雨,风雨整整刮了一夜。凌晨的时候,父亲从简易房的窗户看到外面简易工棚被风吹倒了,便出去救人,我就趴在窗口看着大人们在外面忙活。

早上风停雨歇,父亲说工棚大部分都吹翻了,有十多个工人受伤,全都是买狼的那个包工队的。那个包工头的车拉不下这么多人,便把父亲的车也借了去,送受伤的工人去医院。

简易工棚都是临时搭建的,所以工人受伤都不重,当天便回到了工地。因为白天的时候,他们包工队一部分人去医院治疗了,所以工程进度稍微落后了一些。可是到了当天深夜,原本预计还有好几天才会到达的洪峰,突然提前到来了,而加固工程还没有完成,很多基础建设都被冲毁,两侧的防护堤,也被冲毁了一大段。

而这些被冲毁的地方,全都是那个买狼的包工队所承包的工段。让整个工程的承建公司把那个包工头骂了个狗血淋头,还责令他们在洪水退去之后把他们工段所有工程全部返工。

虽然不清楚这是不是父亲说的报应,不过接下来的这件事,我却知道肯定是报应。工地上在当地也雇佣了不少的工人,有一个年轻的工人每天回家睡觉,清晨再回到工地,可是有一天这人却没有来工地,而也没有回家,于是大家找了好几天,通往村子的路旁,找到了一条人腿,经过警察的调查,最后得出结论,说是受到狼群攻击,被野狼给吃了。

而这附近根本从来没有成群的野狼出现过,只有零星的一两只狼,也都是躲在山里不敢来人多的地方。而那个死掉的人,就是当时卖白狼老头的儿子。当时因为尸体只剩下一条腿,也无法确认死者,可是附近失踪的人只有那个老头的儿子,于是警察取了老头的血样跟尸体对照,才最终确定了死者身份。

短篇鬼故事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