密封垫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密封垫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南都报H7N9疫情来一次伤一次-【新闻】尖被百合

发布时间:2021-04-20 13:12:20 阅读: 来源:密封垫厂家

《南都报》:H7N9疫情,来一次伤一次

回看2013年,彬哥表示这是生意最难做的一年。

人物档案

●姓名:彬哥

●身份:家禽批发商贩

●报道时间:2013年4月2日-6月5日;2013年12月至今

●事件:H 7N 9肆虐的上半年,年底又卷土重来

人物之五

1月10日凌晨2时,当这个城市的绝大多数人已经进入梦乡时,在位于上冲105国道旁的和平三鸟批发市场内,正灯火通明,小型四轮手推车压过水泥路面发出的嗞嗞声,掺和着货车喇叭声,现场一片嘈杂。和平三鸟批发市场的规模,在同类别中是目前珠海******的,集中了约百家商户在此开档经营家禽批发生意。

每天最忙碌的时刻来临,132号档口的老板彬哥正指挥着搬运工人卸货,“轻手D,慢慢来,唔急!”彬哥只卖乌鸡,当晚送货的车来自江门开平,是在当地一家规模庞大的养殖公司拿货。现在他每天拿货数量约在600只上下,每一箱活鸡大概13至15只,差不多40箱,“雇人搬货,5毛钱一箱。”

当天的气温有点低,跟随着搬运工多次来回货车与档口间的彬哥,也不时地将双手插进外套口袋中,只有点货记数的时候,他才会拿出本子记录着。而23年前的时候,他也和这些搬运工一样,每天凌晨都要搬卸生鸡。

入行:每天做足十六个钟

42岁的彬哥来自广东茂名,这也是广东生鸡养殖最为出名的一个地级市,下属的信宜、高州、化州等地,饲养的走地鸡成为珠三角餐馆及市民餐桌的主要菜肴之一。彬哥的老家在化州的一个偏远山村。17岁那年,他进了深圳一家工厂打工。但流水线上的工作很单调,最终彬哥选择了离开。

之后彬哥在茂名农校又读了一年多书学习家禽养殖。1991年,彬哥跟随着一位远房亲戚来到当时位于坦洲的珠海家禽批发市场。

在批发市场这里,彬哥从学徒做起。每天凌晨0点左右要起床,陆续有货送到,当时瘦弱的彬哥要将一箱箱的活鸡从货车上卸下,生意好的光景,往往都是过百箱。之后,每一箱的活鸡便被放入档口的围板内,经过了长途运输的活鸡,要在卖出去之前,对它们进行喂食,期望多卖点钱。

而在这个过程中,还要仔细查看是否会有发病的鸡,避免引发“鸡瘟”。到了凌晨的五点前后,相熟的***楼及农贸市场的鸡贩便会陆续来到批发市场拿货。

做家禽批发生意,有大量的散客随时帮衬,而活鸡也要照顾,因此彬哥每天要做足16个钟头“(但)比起工厂打工,还是好很多。”

风光:十年前曾月入3万元

从入行至1998年,作为学徒的彬哥,每个月的工资从最初350元涨到了2000多元。1998年,带着彬哥的这名远房亲戚因事要转让铺位,彬哥和妻子拿出所有的积蓄并借了10万块钱,顶下了铺位。

凭借着良好的信誉及原有的生意渠道,随后他将铺位扩张至200多平方米,而最多的时候,雇请了7名工人,“03年非典之前的生意是******的,多的时候一天可以卖3000只左右。”

彬哥算了一笔数,每天平均卖2500只,一只鸡赚4毛钱很轻松,一天1000块,一个月就随随便便地赚上3万。不过,他同样表示,虽说广东人“无鸡不成宴”,但是这样好的月份,往往都是农历八月中秋前后至春节期间,期间还要除去重阳所在的农历九月,“一年卖鸡******的就是三个多月时间。”

趁着生意好的光景,彬哥在坦洲隔壁的三乡镇,从当地村民手中买地建房,后来又购买了小汽车,日子也一天天好转,而两个小孩的出生,也让他感觉很幸福。

转折:“禽流感”总杀回马枪

“从我们卖鸡的角度看,你们(媒体)起到的负面影响是相当大,”对于记者的职业身份,彬哥并不讳言。彬哥说,现在学界还有很多争论,对于禽流感是否由家禽引发都未有定数,要不要改名也仍在商榷中。

在彬哥看来,家禽患病的情况比起非典之前有了明显好转,“非典后,家禽都会注射疫苗,染病的概率小了很多。”其认为,最近十年提及禽流感,和天气环境变差有关联,“同是流感,人的抵抗力差了,源头则起了变化,怪在家禽头上。”

回看2013年,彬哥表示这是最难做的一年,“一年不如一年”。2010年前后,市场里经营批发生意的商贩增加到近百家,而附近另一家批发市场也建成,“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做,不可避免就会摊薄了原来的份额。”

今年初,H 7N 9疫情消息的持续发酵,眼看着中途消停了几个月,到了年底,本是卖鸡的好时节,但是新一轮疫情再次波及,彬哥苦笑道,“农历过年都卖不好,那就是天要逼我转行。”

由于生意不景气,彬哥的档口面积已经缩减至只有50平米不到,雇了小姨子在店内帮忙。现如今,每天的入货数量不足以前的1/4,约在五六千只,往往一车货都是需要四五家商户一起分摊,“每天卖不完进货就等于是亏钱。”

改行:除了卖鸡不知道能做什么

彬哥现在档口的租金加水电卫生管理费,每个月在5000元上下,除去运费外,活鸡每只可以赚1块钱,一个月赚1万块钱上下,差不多就是三个人的人工成本。

对于做了23年的家禽批发生意,彬哥也认为差不多是时候要转行了,“每年都会出现疫情,来一次就伤一次,”虽说去年的疫情严重,彬哥也首次拿到了政府的数百元补贴,但是他表示,已经在谋划出路。

彬哥现在每天中午就收档,有时间他就会出去大街上转悠,打听其它的行当,“做了这么多年卖鸡佬,真不懂自己还会做些什么。”

去年的疫情出现后,很多养鸡场当时都闷杀了大批的鸡苗,彬哥预计今春的市场供求将会出现缺货现象,“如果疫情能结束,到时候鸡价肯定会上涨,我也就会咬咬牙再坚持一阵,否则我也会尽快转手,再谋新的生意。”

芳烃

煤气化

5g

焦作山阳论坛

相关阅读